相关文章

杭州蜂巢剧场昨晚开业 孟京辉念了一首聂鲁达的诗

孟京辉现场念诗为剧场剪彩。

“我在这里爱你,在黑暗的松林里,风解缚了自己。月亮像磷光,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。”

孟京辉花了一分钟,念完了聂鲁达的诗《我在这里爱你》,为他的杭州蜂巢剧场,剪了一个深情的彩。

晚上7点的杭州,气温不高,沈塘桥路18号,“杭州蜂巢剧场”六个字,倒映在细雨涟漪的地上。继北京和上海之后,第3个孟京辉专属剧场,杭州第一个以个人戏剧导演名义设立的剧场,在这样一个寒潮突袭的夜晚,开业了。

这意味着,杭州不只是多了一个剧场,而是从昨晚开始,孟京辉的话剧,你都能在杭州第一时间看到了。

开幕大戏,是大家很熟悉的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。8年前,老孟就是用这部可以让观众笑630次的戏,敲开了他的杭州市场。这次,“两只狗”会一直“叫”到12月4日,演整整11场。

除了《两只狗》,进驻杭州蜂巢的第一波剧目——《恋爱的犀牛》、《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》、《空中花园谋杀案》和《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》,五部最经典的孟氏戏剧将填满今年杭州的年关档。而且,孟京辉的“杭州计划”已经数据化了:今年演出42场、明年演出100场。

“这首诗跟我今天的心情特别相似。”念完他特别爱的聂鲁达的情诗,老孟意犹未尽,举起了香槟,招呼着各种杭州朋友圈老友:崔巍、罗雪娟,主持人陶安、李晶。

“在杭州开我们的剧场,实际上就是跟杭州发生了一场爱情,一场无言的长久的热烈的深入骨髓的爱情,就像刘晓晔现在的状况一样。”老孟继续飙着他擅长的形容词,看着身边肚子越来越大的刘晓晔,《两只狗》里著名的“旺财”,爆了个料。

“爱情……爱很冷酷,爱彼此更冷酷,但依然要爱。”刘晓晔很机智,即兴发挥。他说,1996年高考就是在杭州考的,而之前另一只“狗”韩鹏翼还在西湖跳过湖,在西湖恋爱,“和分手。”刘晓晔继续贫。

这是一个很孟京辉式的开场白——冷酷与深情,市井与诗意——杭州蜂巢的所在地,湖墅南路拐进去的沈塘桥路,一条小巷子,牛肉面店、手抓饼和星巴克交融,再加上昨晚的冷雨,特别符合孟京辉对杭州的理解——温柔又反叛,古朴又当代,“我很喜欢杭州。有水,有桥,有很多树,有来往的居民,和烟火的气息。”

孟京辉的语言,总是很有说服人的力量,日常中带点诗化,这跟他这么多年来对戏剧的态度一样:让戏剧方式生活化。这次,他把风吹到了杭州,希望杭州人能把这种生活习惯渐渐养起来。

那“蜂巢”是要开分店吗?

老孟说,并不是。“这8年来,我变化挺大的。原来我只是一个想找到自己空间的导演,现在戏剧文化应该发展更大的空间,我没那么简单了,想得比较多了。”

那没变的是什么呢?

“没变的,我一直在排戏。不愿意想其他的,那些没劲。我拿着一杯茶在排练场里,跟演员在一起,太开心了,我一辈子都希望是这样。”

不愿意想其他的——你能听出孟京辉的言外之意。

《恋爱的犀牛》之后,孟京辉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,不断有人说,孟京辉的戏变得流行和商业了。“就像这么多熟悉的戏又来杭州了,市场会不会审美疲劳?”有记者追问。

“市场这事儿,跟我无关。只要你永远向前走,市场就像潮水一样,会跟着你,你不用管它。为什么有这种信心呢?你现在进入任何一个话剧剧场,会发现,全都是年轻人,说明年轻人的新思想是跟我一块儿成长的,我就更不怕了。”

其实,这话听来其实很熟悉,这也是孟京辉的不变,他只负责恋爱,和戏剧恋爱。